山野采撷

推荐文章

散文

您的位置:首页 / 散文    

时间去哪了?

来源:  作者:金正有  点击:2254  日期:2014-03-05 08:42

近日,中央电视台记者,以“时间去哪儿了”为主题采访国人。我年近八旬,也对此问题作了一番回忆。
想当年,血气方刚的我,在勘探队员之歌“是那山谷的风,吹动了我们的红旗,-------”的嘹亮歌声中,立志为祖国深山探宝奉献终生!一九五四年毅然选择了报考南京地校。 一九五七年毕业。工作分配地址,规定在华东、中南两大片区域内,就联系了两名同年龄最要好的同学,写了一份申请书,要求分配去大山最多的五类地区福建省工作。
来到福建省地质局,分到新建立只有五人组成的黄铁矿踏勘组,进入福安县人迹罕至的闽东北大山区。在不具备黄铁矿成矿条件的大片花岗岩区,只工作了半年,一九五八年初转战到闽北变质岩区邵武县继续进行黄铁矿普查工作。
一九五九年大跃进年代,为大炼钢铁寻找能源,加强烟煤地质工作,我被调到闽西南龙岩烟煤矿区。一九六四年支援大三线,整单位调贵州六盘水地区做煤田勘探工作。一九六五至一九七四年被贵州地矿局抽调去黔东南州作金刚石矿普查,一九七五年又随原单位返回福建,在泉州闽东南地质大队从事非金属矿工作,直到退休。离开家,在祖国山河闯荡了三十七个年头。
我们五十年代出来的地矿人,是受“以献身地质事业为荣、以艰苦奋斗为荣、以找矿立功为荣”的三光荣精神教育成长起来的一代,最听党的话,以服从工作需要为己任,从不计较个人的得失。
现在,若有人问我:“时间去哪了了”,我会骄傲地告诉他:退休前工作期间,我的时间都在大山深处,化在为祖国建设找矿事业上了!若问我最亏欠的是什么!我会告诉他:是家人,特别是我的妻子,两地分居三十年以上,她一个人挑起了这个家。退休回家三年,她就得了不治之症,一家团聚不足四年就去世了!其次是孩子,从小就缺少关爱,没有得到应给的家庭温暖和良好的教育。
一九九四年退休,要离开自己从事多年的事业,必然会有所失落!考虑身体尚健,为回到老家不至于虚度年华,浪费生命!应有个组织依靠。所以在退休前,一九九二年申请加入了九三学社。
退休,已跨入第二十个年头。回来常熟找到了组织。当年的常熟九三学社,只是个临时小组,社员加上我才七名,全部是退休老人。没有办公室,没有一分经费,就这样仍每月坚持活动一次。活动地址更是“打一枪,换个地方”,借老年活动室、单位会议室、公共茶室等等不收费或少收费的地方。就是茶水费,也只有靠收来的微薄社费来开支。
一九九九年,常熟市委统战部给我们临时小组分配了一间办公室,组长虽已退休,但应聘去了上海。有了办公室,没人也不行,我就自告奋勇地承担起义务值班的任务,直到现在还没有合适的人选来顶替。
若有人问起:退休后的二十年“时间去哪了”!我会告诉你;除了前面四年用在钓鱼和照顾病人外,其余时间几乎全都用在民主党派办公室内,为九三学社值班和参政议政等做点力所能及的工作。
我相信《钢铁是怎么炼成的》书本中保尔·柯察金的一句名言:“人生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属于人只有一次,一个人的生命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耻”!

下载文件: